胆小内向的“梁格格”康可人 因为表演告别紧张

百度云链接:https://pan.baidu.com/s/35kmTChiHl1UCu7C59ko9MYH

胆小内向的“梁格格”康可人 因为表演告别紧张

康可人在《三悦有了新工作》中饰演一位殡仪主持人。 受访者供图

很多观众在心疼梁格格故事的同时发现,她不正是当年《带着爸爸去留学》中气人的朱露莎吗?而现实中的康可人,人如其名,说话时温柔恬静,骨子里透着几分“乖巧”,她是中戏表演系的优秀毕业生,最大的愿望就是,当自己七老八十的时候还有人愿意找她拍戏,还有观众愿意看她演戏。

康可人

出生日期:1996年2月9日

毕业院校:中央戏剧学院

代表作品:《三悦有了新工作》 《带着爸爸去留学》《将夜》《三十而已》

深度研究殡仪主持人职业

热播剧《三悦有了新工作》从几位95后年轻人的视角出发,讲述了她们进入殡葬行业,见证不同往生者生前身后的故事,传递温暖和治愈。康可人饰演的梁格格是这几位年轻人中的殡葬主持人,她身材高挑、容貌出众,当过淘宝模特,干过直播网红,还参加过选秀比赛,因为偶然的机会成为了殡仪馆策划组的志愿者。同时,梁格格也有着伤痕累累的童年,被钢琴老师侵犯这件事,一直都是梁格格内心的阴郁之地。

最初拿到剧本,刚看完前五集,康可人就被里面的故事打动,“这部剧虽然讲的是殡仪馆的事情,但是没有冷冰冰的感觉,是一种平平淡淡却很真实的氛围,非常打动我。”康可人说。为了演好这个角色,康可人特意看了很多殡仪主持人的资料,还看了比如《入殓师》这一类电影。

开拍前,剧组也组织演员们和真正的殡葬从业者进行了沟通和体验,“其实他们和我想象中一样,都是普通人,过着最平常的生活。”而殡仪主持人和普通的主持人还是有一定的区别,“普通的主持人更多的是给大家带去欢乐,而殡仪主持人像是连接往生者和家属的桥梁,他们需要替家属说出想说但说不出口的话,去完成一种诉说。”所以康可人会针对每场戏,琢磨自己应该怎么表达。

剧中有悲伤,戏外欢乐多

在剧中,前期的梁格格是几个年轻人中最为活泼开朗的那一个,而后期当她童年的伤痛被挖出后,则呈现另一种感觉。从表演的角度来说,康可人一直是体验派的演员,她会根据剧情的发展,调动自身特质,让梁格格这个人物更加生动:“我觉得所有人都是多面性,比如格格在殡仪馆做主持的时候,她温柔、沉稳、恬静,到了生活中,她永远都是嘻嘻哈哈的,差别还是挺大。所以前期我自己也会更放松,跟大家在一起也是很自然的开心。到了后面,尤其是见到爸爸妈妈的时候,会有点强颜欢笑的状态。”康可人说自己更在意一些微表情上的处理,希望通过细微的情绪,把梁格格不同阶段的状态展现出来。

让康可人印象最深的一场戏则是拍剧中刘美兰老人的告别仪式,“刘美兰老人是当年被日军迫害的慰安妇,这场戏对我触动很大。美术老师把那场告别仪式设计得特别肃穆,视觉上就给人很强烈的冲击感,编剧老师也很厉害,那场戏的台词非常有力量,我在演的时候情绪一下就上来了,忍不住的哽咽。”康可人回忆说。

虽然《三悦有了新工作》剧中更多是些悲伤的故事,但是戏外的剧组却是非常欢乐的氛围,“戏里面已经很沉重了,戏外大家都会心照不宣的回避不开心的事情。”康可人说,当时剧组是在广东取景拍摄的,日常也经常围绕着一日三餐,分享每个人发现了哪家好吃的菜,大家还去尝试了下火的凉茶,“后来发现真正的凉茶,药味非常浓,一下接受起来还是有点难(笑)。”

表演让她不再紧张

康可人从小学习跳舞,最开始还是业余爱好,从初中开始她就进入了专业的舞蹈院校。那个时候的康可人性格有点内向,胆子也很小,不爱说话。“小时候胆子特别小,让我上台表演我都会很紧张,有时候爸爸妈妈让我在一些叔叔阿姨面前跳舞,我都不敢,特别特别紧张。”当时的她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到,自己有一天会成为演员。直到长大后,有一个出演话剧的机会,康可人忽然发现,在舞台上,当她和角色融为一体的时候,她已经感受不到台下观众的存在了,完全没有感到紧张,她忽然爱上了这种体验。于是考大学的时候,康可人选择报考了中央戏剧学院,选择了表演专业。

进入专业院校后,康可人越发觉得表演是一件有趣的事情,“我偏体验派一点,但是我也喜欢研究方法派的东西,我觉得演戏永远琢磨不完,很好玩也很有趣。”大学四年里,她几乎三点一线的生活:宿舍、排练厅和食堂,觉得过得特别充实:“自己好不容易考上的学校,能有机会好好学习,为什么不珍惜这段时光呢?”大学时刻苦的学习,获得优异的成绩和奖学金,也让康可人在日后拍戏时尝到了甜头,“比如后来拍一些大段独白戏的时候,我就会觉得大学时期的训练很有帮助。”

大学毕业后,康可人也迎来了第一次拍戏的机会,在电视剧《将夜》中饰演余帘,那也是康可人第一次去新疆那拉提草原。草原的冬天特别冷,康可人的第一场戏就是吊着威亚在空中,“那天被吊了一天,虽然不轻松,但我第一感受就是太好玩了。”康可人笑称,第一次拍戏让她受益至今,她知道了拍电视剧时,有时需要放大自己的内心感受,这样剪出来才好看,“特别感谢导演,他当时一直让我演得慢一点,不要太着急,这样也会让自己的镜头多几秒钟。”而电视剧《带着爸爸去留学》中不讨喜的朱露莎,算是康可人饰演得离自己最远的一个角色,“她的一些台词我当时都有点说不出口,但是后来看剪出来的效果,觉得这样处理,确实最符合角色内心的状态。”

每一部作品都代表着康可人的努力和成长,对于她来说,演员是她愿意为之奋斗一辈子的职业,“我最大的愿望就是当我七老八十的时候,还有人找我拍戏,也还有观众愿意看我。”

新京报记者 张坤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