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三悦有了新工作》看用户圈层

百度云链接:https://pan.baidu.com/s/EoVAeTkHUkSCq2gcz9YVUtQn

从《三悦有了新工作》看用户圈层

三悦有了新工作

原标题:两年发展自成风格 B站自制剧,有点新东西

网剧《三悦有了新工作》即将收官,这部刚刚在9月底上新的作品是B站推出的又一部自制剧。自2020年《风犬少年的天空》播出后,B站正式进入自制剧领域,两年的时间里,站内上线了大大小小十余部作品。与爱优腾等长视频巨头相比,B站以“小破站”自居,其打造的自制剧也有着不同的调性。不过,观众更加期待看到“新国剧”的诞生,而不是“类日剧”的模仿。

记者 刘雨涵

“Z世代”观众精神代言人

《三悦有了新工作》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国产剧,但作为一部B站自制剧,它和“小破站”很搭调。该剧聚焦殡葬行业,是一部风格独特的现实题材作品。“未知生,焉知死”,在中国传统文化中,对于死亡的讨论往往是避之不及的,也就更加枉谈死亡观教育。今年暑期档上映的影片《人生大事》同样讲述殡葬行业的故事,让这一稀缺题材得以进入大众视野,并且意外地获得了高票房和好口碑,同时撬动了社会层面的思考。

在《三悦有了新工作》中,女主角赵三悦在大学学习的是舞美设计专业,结果毕业后阴差阳错地在殡仪馆当上了遗体化妆师。在这份被视为“不吉利”的工作中,三悦开始学习种种规矩,也见证了人生百态,逐渐明白了作为死亡摆渡人的神圣意义。该剧编剧游晓颖此前曾创作了电影《我的姐姐》,获得了很高的讨论度,在这部新剧中,她同样也是话题制造高手。《三悦有了新工作》“以死写生”,用职业剧的外壳来关照社会现实,在不同的单元故事中,探讨了性别歧视、过劳意外、父母弃养、医患纠纷、空巢老人等话题。游晓颖说,“我希望不要写那么彻底的爱恨,而是留下更多暧昧的瞬间,那才是真实的人生余韵。”

该剧导演李漠曾执导了去年的口碑好剧《我在他乡挺好的》,他说《三悦有了新工作》这部剧最打动他的,是对当代都市人成长和自洽的探讨。剧中的主人公赵三悦,有着20+年轻人的普遍遭遇和通病,她甚至可以说是以95后为主的“Z世代”观众群体的精神代言人。一出校园,三悦就受到了来自社会的“毒打”,想要退回家中“躺平”,母亲的催促却让她不得安生。三悦高声宣告“我不想工作”,以“小确丧”来自我麻痹,可最终,她还是要在工作中实现自我价值,完成自我疗愈。这引发了观众极大的共情和共鸣,大家在弹幕中留言说,三悦就是“世上的另一个我”,“三悦治好了我的精神内耗”。

风格另类导致难以出圈

B站一直都是以动画片和纪录片见长,还有着独特的PUGC(专业用户生产内容)创作生态,拥有一大批影响力广泛的UP主。2020年,B站开始进入OGV(自制影视综作品)领域,在当年8月推出自制综艺《说唱新世代》,又在9月份播出自制剧《风犬少年的天空》。B站通过投资影视公司的方式,得以接入内容制作的上游环节。到目前为止,B站已经推出了大大小小十余部自制剧作品,包括青春剧《风犬少年的天空》《最好的朋友》,职场剧《正义的算法》《三悦有了新工作》,女性剧《突如其来的假期》,民国悬疑剧《双镜》,古装美食剧《珍馐记》,还有《隔壁有只桃花夭》《片场日记》《先生,我想算一卦2》等短视频自制剧等。

与爱优腾等长视频巨头每年动辄上百部的自制剧相比,自称“小破站”的B站确实难有与之抗衡的财力和体量。但是B站自制剧有着稳定的品控,与平台自身调性搭配,不求大爆,但求出新。《风犬少年的天空》将青春校园故事演绎出了日本漫画的中二浮夸风格;律政轻喜剧《正义的算法》是B站与迪士尼联合出品的首部华语剧集,也具有强烈的二次元属性,甚至让人误以为是经典日剧《胜者即是正义》的翻拍,剧中陈柏霖[微博]饰演痞帅、花心、无德又贱兮兮的律师,是国产剧中少有的人设;《珍馐记》将古装、美食、轻喜剧打通,开启“下饭剧”模式,还采用了双结局收尾;《突如其来的假期》中,“嘴炮”女主角的高能输出,也是国产剧中的稀罕物。

从口碑反馈来看,B站自制剧在国产剧中属于中上游水准。但是从播出反响来看,除了《风犬少年的天空》达到5.8亿的播放量,成为小爆款,其余自制剧大多徘徊在一两亿的播放量,基本属于“圈地自萌”,出了B站可能就无人知晓。

除了B站的用户圈层比较固态之外,B站自制剧的另类风格,也使其迟迟难以出圈。当人们说一部剧非常“B站”时,几乎等同于说这部剧非常“日剧”。除了惯常的中二、浮夸,《三悦有了新工作》也有日剧的常见风格。而常看日剧等海外剧集的观众,他们的口味可是相当精致而刁钻,如果故事差了火候,不够精准、透彻和老到,那么很可能是画虎不成反类犬。而且,观众更加期待看到的是“新国剧”的诞生,而不是“类日剧”的模仿。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