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瓣2.2 谁该为烂剧《东八区的先生们》负责?

百度云链接:https://pan.baidu.com/s/dOMvGKOv5hqCBJoyWMFOydgo

豆瓣2.2 谁该为烂剧《东八区的先生们》负责?

近日,一部被网友们评价为“烂”到比肩《逐梦演艺圈》的国产剧《东八区先生们》登上热搜,剧中演员张翰身兼多职,同时担纲出品人、制片人、编剧、主演等重要职位。然而,该剧刚开播就迎来了豆瓣2.4分的差评潮,“油腻”“悬浮”“尴尬”“冒犯女性”等评价在各大社交平台随处可见。

在豆瓣,该剧被95%的网友打出“一星”差评;在微博,该剧引爆数十个热搜话题,相关话题连续多日在热搜榜上名列前茅;9月13日以来,该剧更是被包括人民网在内的多家媒体点名批评……如今,该剧豆瓣评分已经降到2.2分,刷新了今年国产剧最低分。

《东八区的先生们》为什么会引起众怒?该剧的“悬浮”与“油腻”是个别现象吗?如何避免下一部《东八区的先生们》来荼毒观众?羊城晚报记者分别从男性和女性视角展开分析。

女性视角:

先脱离低级趣味,再来搞创作!

羊城晚报记者 艾修煜

影视作品是创作者精神世界与价值观的反映,从《东八区的先生们》的内容来看,该剧的主创们担得起“头脑空空、趣味低俗、价值观扭曲、物化女性”的批判。

该剧几乎从开篇起,便一直挑战公众价值观的底线:男性们以“泡”各国美女为傲;与女上司日常互动中屡屡伸出“咸猪手”;抠内衣带式“英雄救美”;酒店房间和陌生女性同床共枕,甚至亲亲抱抱……各种日常生活中涉嫌性骚扰,甚至在违法边缘试探的行为,都被该剧美化成了“亲昵互动”“喜剧效果”“浪漫邂逅”。

带有各种性暗示的油腻台词也是随处可见,以至于让许多观众陷入不知如何评价的境地,唯有以冲进豆瓣打一星的方式,来表明自己嫌恶的态度。

差评沸反盈天,身兼出品人、监制、编剧、主演多重身份,并声称该剧是自己“花费数年心血,精心打磨的致敬青春之作”的张翰,作为《东八区的先生们》的“灵魂主创”难辞其咎。

2009年,张翰本人以“霸道总裁”慕容云海一角入圈,处女作《一起来看流星雨》被斥作《一起来看雷阵雨》,从此陷入“霸总”魔咒一发不可收拾。

10多年后,当在综艺《五十公里桃花坞》中被老前辈宋丹丹问“你有什么代表作时”,已饰演过众多角色的张翰黑脸赌气道:“我没有代表作。”如此尴尬又拧巴的场面,一度让善良的观众觉得张翰拥有作为一名演员的羞耻心和自我要求。

然而,《东八区的先生们》打破了观众们善意的揣度,事实证明,尽管以出演雷剧雷角为耻,言谈之间似乎也有些自知之明,但张翰在行动上却很诚实——哪怕是遇上自己拥有话语权、可以大展拳脚的项目,他对毫不费脑、驾轻就熟的霸总套路照旧有浓浓的路径依赖,非但不想逃离,反而变本加厉将这种雷剧的“抓马”和扭曲之处发挥得淋漓尽致。

更让人遗憾的是,这种对雷剧心口不一的创作者,张翰不是孤例:嘴巴上想当个“好演员、人民艺术家”,落实到行动上,则是“图省事、博眼球、赚钞票”,本着“黑红也是红”的心态,以雷剧雷片行走江湖,靠炒作、造话题拱高收视率,继而继续忽悠投资方,继续拿着剧本洒狗血,辣观众眼睛。

如今,当艺人因杂七杂八的花边琐事登上热搜时,总要或真或假地说上一句套话“无意占用公共资源”,殊不知,这种三观碎裂的雷剧才是浪费公众资源的罪魁。

长久以来,内娱的明星总被观众诟病,“日子过得太舒服了,以至于不食人间烟火,同普通观众对起话来鸡同鸭讲”。从《东八区的先生们》来看,情况远非一句“不食人间烟火”就能轻轻揭过,他们中的一小撮,甚至还试图把自己浮夸、庸俗甚至猥琐的生活模式灌输甚至显摆给观众。

影视剧因为观看门槛低、观众覆盖面广,是具有强公众属性的文艺作品。文艺作品被称作精神食粮,而这食粮到底是营养餐,还是垃圾餐,当然要取决于厨师的品味。倘若厨师的口味奇葩异于常人,那么给食客端上来的真有可能是令人作呕的怪味餐。

如何避免下一部《东八区的先生们》来荼毒观众?提高行业的准入门槛,净化行业环境,营造健康正向的创作氛围,应当既是重点也是根本。一言以蔽之,要让有艺品有艺德的良币驱逐趣味低级的劣币。

观众们也要牢牢把握住自己的主动权,充分行使评价权,对粗制滥造、三观歪斜的怪味剧,口诛笔伐,坚决抵制。

视频平台更当履行把关义务,当面对这种但凡明眼人都能一眼看出价值观有严重问题的剧集时,应当抛却流量、人情和经济利益等考量,坚决说“不”,绝不让审丑成为流量密码!

男性视角:

撕碎三块遮羞布,剧集烂得由表及里

羊城晚报记者 龚卫锋

如果张翰再被宋丹丹问:“你的代表作是什么?”他应该有底气了:“是豆瓣评分2.2分的《东八区的先生们》。”

这部张翰花十年时间打磨的都市轻喜剧最近掀起“全民热度”,上一部拥有类似排面的剧集,得追溯到2018年9月播出、豆瓣评分2.5分的《娘道》。虽然,现实主义剧市场近年来一直提倡“减量提质”,但仍不乏脱离主流价值轨道的影视剧,妄图挑战观众及市场底线。它们遭遇全网差评,一点不冤。

悬浮剧很多,但豆瓣评分2.2分的剧真心不多。《东八区的先生们》撕碎了悬浮剧的三块保命“遮羞布”——人设、主创、叙事。所以,它死相难看。

被撕碎的第一块遮羞布当属四位男主角的“厌女症”人设,他们在放飞自我的过程中涉嫌违反法律,却浑然不知。近年来,《三十而已》《二十不惑》等女性群像剧,在刻画独立自信的女性形象,表达现代女性对待生活的积极态度时,一些男性群像剧的永恒主题却是遭遇中年危机后的放飞自我。豆瓣评分3.4分的《如果岁月可回头》是如此,《东八区的先生们》更是如此:全剧开场,四个男人便脱离文明束缚,频繁用性宣示领地,表面上需要女性,但打心底不尊重女性;他们称呼事业有成的女性为“女魔头”;女企业家买包,他们也要嚼舌根“不是花自己的钱”……剧中男性对女性的恶意揣度,处处散发着偏见、无礼、物化。

剧中,厌女症人设牵涉出的最大问题事关法律。比如,张翰拿着A酒店的房卡刷开了B酒店恰好没关严实的房门,和王晓晨睡到了一张床上。此外,剧中不乏女性被男性摸手、袭胸、言语骚扰等情节,但男性涉嫌违法的举动,均被奇葩剧情“放过”。在《如果岁月可回头》中,三个男人偶尔还会闭门思过、忏悔过错,而到了《东八区的先生们》中,不仅没人为性骚扰发声,同时,没了第一块遮羞布的四个男人,脸上全写着“我本来就很帅”“女人都爱我”等意淫之词。连“普信男”都不想背这锅!

被撕碎的第二块遮羞布归因于张翰对出品人、制片人、编剧、主演等多重身份的大包大揽,《东八区的先生们》遭遇全网差评,张翰难辞其咎。在其个人微博里,凌晨的剪片房总有他的身影;而在综艺《初入职场的我们》中,张翰更是还原了自己在剪片房细节控的一面——只不过,他的关注点在于雪花有没有落到睫毛上、角色走路有没有卡点、有没有给自己特写这类问题;在剪片房,每当“霸总翰”上线,实习生总会对其崇拜不已,此时剪辑师总会沦为“工具人”。影视剧制作最忌越俎代庖,没有金刚钻,就别揽瓷器活。张翰大包大揽的“霸总”行为,让这部剧一路从“根”上烂到了枝叶。

如今,很多演员选择自己拉投资做剧。张翰曾在采访中道出此剧创作缘由:一是如今找他的剧本多是自己演惯的“霸总”式角色,不想被动;二是做些符合自己审美理念的剧,“通过把控细节,让观众不出戏”。2012年,张翰开始写剧本,当时只写了10集,便暂时搁置。等到2017年,他重新出发,筹备四年,终于创作出《先生们,请立正》,取意“人生就要稍息立正向前走”,后更名为《东八区的先生们》。毫无疑问,张翰十分看重这次创作,用前剧名总结自己38年的人生路,后剧名隐喻了自己眼中的“中国男人”。

但是,张翰眼中的“中国男人”来自何处呢?回看张翰此前出演的《一起来看流星雨》《胜女的代价》《杉杉来了》《若你安好便是晴天》《如若巴黎不快乐》等剧,十三年偶像悬浮剧的浸淫可想而知,他的审美趣味不就是“霸道总裁”嘛!当他把想象中的“中国男人”形象与“霸道总裁”强行画上等号时,剧情走向便可想而知。所以,即便他想让新剧角色下沉贴地、减少“霸总”元素,但能想到最接地气的剧情也只是让自己在出租车后座吃泡面。他显然不理解,现实生活中,没人这么干!

被撕碎的第三块遮羞布是叙事。按照题材分类,《东八区的先生们》属于现实主义题材剧。影视行业对这类剧集有基本要求:内容表达必须“源于生活,高于生活”。所以,一部都市剧,主创光做到罗列现象、呈现现实远远不够,还需要针砭时弊,放大正向价值观,批判错误价值观。例如,当反映“职场性骚扰”的剧情出现时,正确的拍摄路径应是首先呈现骚扰过程,接着立刻通过角色行动告诉观众,“这样做不对”。否则,一味不加批判地呈现错误行为,会误导部分观众,甚至让未成年人树立不正确的观念。

《东八区的先生们》的错不是个例。四年前,《娘道》遭遇全网差评,同样是犯了“只呈现,未批判”的大忌。这部剧宣扬了封建的陈腐观念:女人无怨无悔,哪怕放弃生命也要为男人、家族传宗接代生儿子。整部《娘道》都在宣扬自我牺牲式的“母爱”之伟大,未曾批判时代糟粕,唤起年代剧的现代精神。

更可怕的是,《东八区的先生们》不仅登陆了几大主流视频网站,更在上星卫视播出,不仅让观众恶心,也让国产剧市场蒙羞。

《东八区的先生们》之后,再有主创号称自己作品是“诚意之作”时,不妨“三省吾身”,看看作品的三块遮羞布还在不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