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胆小鬼》编剧:不擅长悬疑 它是讲故事的包装

百度云链接:https://pan.baidu.com/s/3B42him1JonINUfwZ7Czz7cS

《胆小鬼》编剧:不擅长悬疑 它是讲故事的包装

胆小鬼》讲述青春往事。

《胆小鬼》编剧:不擅长悬疑 它是讲故事的包装

该剧以两个案件串起全剧,有一些悬疑色彩。

《胆小鬼》编剧:不擅长悬疑 它是讲故事的包装

剧中的秦理、黄姝、冯雪娇、王頔是四个好朋友。

郑执编剧,张晓波执导,欧豪[微博]、王砚辉领衔主演,王玉雯、周依然、侯雯元主演的《胆小鬼》正在优酷独播。《胆小鬼》改编自郑执原著长篇小说《生吞》。该书自2017年首次出版以来就备受推崇,原著《生吞》以两个跨越十年、“完全一样”的凶案现场,揭开了一段以青春与苦难为基底、交织着友情与背叛、充满了遗憾和悲伤的往事。与传统悬疑剧的紧张、快节奏不同,《胆小鬼》是一部有着多条时间叙事、以人物命运为发展主线的作品。日前,该剧原作者、编剧郑执接受媒体采访表示,《胆小鬼》是一部没有办法不集中精力看的剧,甚至中间上个厕所、喝个水,最好都要按一下暂停键,“这部作品毕竟是三条时间线叙事,会有自己的节奏。喜欢它的观众适应了这个节奏,适应了讲故事的模式之后,就会沉浸到故事里面。”

主题:在悬疑里讲的是生死

作为小说《生吞》的原著作者,在其影视化改编的过程中,郑执主动请缨担纲编剧,“因为我对这个故事本身有一个特别放不下的心结。在小说里,我觉得因为一定客观限制,没有把这个故事真正按照心里的样子讲完。所以《胆小鬼》我主动提出要自己写剧本,就是想弥补这个遗憾。”郑执表示,最后拍摄完成的效果,对他个人而言,把这个遗憾弥补上了。“我弥补的那部分就是,四个年轻人之间情感流动的故事,他们之间的人物关系。这部分故事听起来就知道是节奏缓慢的,优柔的。讲完之后,我觉得关于青春、友情之间的主题,我想说的话基本都说得差不多了。”

与以往悬疑剧不同,《胆小鬼》摒弃了大多数类型剧以罪案为主体的传统呈现方式,聚焦在青春成长过程中“人”的故事。郑执表示,从小说到剧本,自己并没有把这个故事框定在“悬疑”或是“青春”的某一具体类型中,“我相信喜欢它的人,会从故事中看到自己。作为一个小说家、编剧,讲好一个故事,讲好人的感情是重中之重。”郑执坦言,虽然他最喜欢的作家是艾伦坡,但自己也不是悬疑小说的硬核粉丝,如果要创作悬疑小说,悬疑那部分并不是他最擅长的,也不是让他感到最嗨的核心,“它(悬疑)是讲故事的包装,叙事色彩的一个壳子而已。在悬疑里面无非讲的是生死,生死是一个命题。”

改编:多时间线叙事是想保留的气质

《胆小鬼》讲述以秦理、黄姝、冯雪娇、王頔为代表的少年们在成长过程中因“胆小”留下无法对人言说的隐痛,揭示其背后的价值表达。郑执表示,他在剧集中调整了原著中的部分人物和关系的处理,以期达到让主角们未经现实洗礼前的青春和友谊更加动人的效果。

剧名《胆小鬼》的名字听起来有趣、可爱,甚至有一点“萌”,是一个带着清新青春感的名字,但实际上又讲了一个悬疑色彩复杂、悲伤的故事。从原著小说名字《生吞》改名为《胆小鬼》,谈及这一转变,郑执认为,这是从小说到剧本过程中最有趣的一个体现,“《生吞》也是一个好名字,但它更适合作为小说那种带着一层朦胧的、不易解读的、层层剥茧式的、余味更长的表达。《胆小鬼》是带着一个意味的词,谁都能看得懂,又贴合整个故事主题,更不用说里面贴合了我特别喜欢的梁咏琪[微博]的那首歌,配合了时代感。”

三条时间线并行叙事是《胆小鬼》最大的特点,多条叙事线索有的观众觉得新颖,也有观众认为形式阻碍其进入剧情。郑执表示,这些评价和争议在创作和拍摄时已经是意料之中,在他看来,每一个故事可以有100种、1000种讲法,但永远只有一种讲法最适合。“我始终认为多时间线叙事给人的回忆感、层次感、对比感、堆叠感,是《生吞》从小说到《胆小鬼》剧本一直想要保留的气质,过程很难,需要靠一点冒险精神和一些技巧去保留住它,保留这个气质是对原著读者的尊重。”

谈及小说创作与编剧工作的差异,在郑执看来,如果打一个简单的比喻,小说中作者是国度中的国王,一切自己说了算,也只需要对自己负责;编剧是一个需要合作的工种,所以一切要以合作为前提,最后的剧本是要经过拍摄、演员的表演、后期的制作,才能看最终能不能达到最初的效果。“我从一个写了十几年小说的人突然开始这几年写剧本,首先要学会跟人怎样愉快地、默契地、正确地合作。”郑执坦言,写剧本跟写小说完全是两个行当,虽然看起来都是码字,但思维是不同的。“有的时候你在走一扇门的时候,要记得把另一扇门关上,因为从无论从叙事角度、表现手法还是思维逻辑上,其实都是不一样的。”

演员:欧豪的眼睛里始终有一种少年气

剧中,欧豪的出演也备受关注,郑执坦言,选择欧豪,首先是张晓波导演的决定,“用导演的话来讲,欧豪的眼睛里始终有一种非常干净的少年气,这是属于他自己的气质,尤其是在他定妆之后所呈现出来的状态,我觉得完全符合秦理的形象。”

郑执表示,其他演员也不是多么贴合原著的四个孩子,而是他们塑造了这四个孩子。“我在修改最后一稿之前,也就是拍摄稿之前,已经知道了是这四位年轻演员来演这四个角色,所以那个奇妙的感觉是——你在修改最后最最重要的一稿的时候,是带着这四个年轻人的脸去写的。所有的选择都是正确的,当我看到他们呈现在荧屏中的时候,我只有欣慰跟满意,以及感谢。”

新京报记者 刘玮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