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剧:越拍越精美 越拍越世俗

百度云链接:https://pan.baidu.com/s/sGVCWbZDRNAjImhWawHUoCID

仙侠剧:越拍越精美 越拍越世俗

仙侠剧:越拍越精美 越拍越世俗

往年的暑期档,必有仙侠剧大杀四方、收割流量和市场份额的抢眼表现。但是,今年的《沉香如屑》《苍兰诀》等,虽然一度也被寄予厚望,目前看却仅限于粉丝圈层的自娱自乐,前者更是深陷口碑危机。从《三生三世十里桃花》《香蜜沉沉烬如霜》的王者风范到如今风光不再,失望声不绝于耳,试图简单复制成功的仙侠剧创作,普遍降智、套路、胡乱架空、甜宠化,观众不买账,路越走越窄。

仙侠剧独得市场青睐并非偶然

仙侠剧能够从古装剧中独立出来成为匹配顶级市场资源的剧种,并非偶然。首先,它虽然是架空世界,却有着一套完整的世界观,神、仙、人、妖、魔,各界的规则和边界都是需要花力气架构并能够自圆其说,才能让观众相信之后放心进入天马行空的观赏体验。《花千骨》《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在这方面做得都相对扎实,这是它能够“破圈”,让一些非仙侠迷以及成熟观众愿意接受的基础。《千古玦尘》虽然有其他槽点,但至少在架构世界上也是用心的,所以才能在播出后期得到口碑的反转。

其次,如《仙剑奇侠传》等,虽然也有很多谈情说爱的戏份,但剧中正邪对立的大框架和男女主人公的行为动机都是天下苍生。剧中不仅有爱而不得的悲伤,更有以天下为己任的责任和担当;有催人泪下的虐心情节,更有挥之不去的侠义之情,结局往往是小情让位大义,成为观众心目中的意犹未尽。早期仙侠剧服化道和特效跟现在的作品不可同日而语,甚至可说简陋和粗糙,恰是这份荡气回肠的情怀筑成观众心目中的岁月滤镜,被奉为YYDS。

越拍越架空越拍越世俗

但是,近年由于跟风严重,大量仙侠剧纷纷上马。为了出新,也为了迎合市场,仙侠世界的基本面被打破了。

一是架构越来越大,越来越草率:《花千骨》白子画是个“上仙”,到了《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上仙”变得满大街,就来了“上神”,《千古玦尘》干脆在仙界之上再搭个神界,天生天养的四个神,创世之初就有……神仙地位迅速“通货膨胀”之余,最让人难以忍受的是仙侠架构乱搭擅建,边界和规则也是乱七八糟。《沉香如屑》原本有杨紫加持,两位导演的前作分别是口碑颇佳的《周生如故》和《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但开播当晚就口碑崩盘,就是因为在本应牢固打地基的阶段投机取巧,打算讲个怎样的仙侠世界还没捋清楚,就迫不及待让男女主人公开始谈恋爱。甚至作为一部仙侠剧,杨紫口中竟然出现了“鬼神之说都是无稽之谈”这样的奇葩台词;而且原本餐风饮露的飘渺仙人,却让女主角在天宫开了小厨房、排话剧,过得特别世俗……如此潦草拼凑,还不如披着某某外衣谈恋爱的职业剧。

二是仙侠剧的崛起都对网文IP的严重依赖。这个题材的作品水准本就鱼龙混杂,值得开垦的优质IP供不应求,再加上近年一些救世题材的男频仙侠剧市场反响并没有达到预期,而现实题材中甜宠剧走俏,于是宏大叙事、“搞事业”为主的仙侠剧就逐渐细分出谈恋爱为主的仙偶剧,并随着“三生三世”“香蜜”的成功迅速成为市场主流。后来者把甜宠剧、古偶剧那一套照搬、拼凑过来,难怪观众调侃,主人公跳诛仙台再也不是为解救苍生的神仙历劫,那分明是通往人间自由恋爱的玫瑰花路。

靠套路生成的剧情让人生烦

主动降维成仙偶剧之后,仙侠题材的路必然越走越窄,甚至陷入同质化套路无法自拔,千篇一律的剧情毫无新鲜感可言,观众只求不要既套路又弱智。

有观众总结了仙侠剧的情节套路,果然几乎每一部都能对号入座——比如不管活了多少岁,女主角刚出场必定纯真懵懂,即便是拥有混沌本源的四大真神之首,一开始,也必须是只会惹祸的“可爱”麻烦精;如果说现实偶像剧的标配是霸道总裁,那么每一部仙侠剧必定有个无欲无求的冰山男主角,其中禁欲系师徒虐恋出现频率最高;女主角必身受陷害,加害者往往是男主,且有着不能说的“苦衷”:夜华为了保护素素而挖了她的眼睛,白子画为花千骨受64颗销魂钉,却被误会是薄情,九宸为救身负魔气的灵汐而要亲手杀了她……当然,最熟悉的套路还是N生N世的爱情。三生三世早已不够,历经十生十世方得圆满的剧也已经出现了。更有网友调侃,以前神仙下凡历劫是承受六道轮回之苦,而现在的转世投生都是为了换个场景撒糖或虐恋而已。

靠输入套路生成的大制作仙侠剧,必然让人难以提起兴趣,空有烧钱特技、服化道美学和流量明星CP,最终只能靠粉丝的无条件支持来撑场面了。

打破套路小步创新才能找回观众

今年暑期档,相比于《沉香如屑》的乏善可陈,《苍兰诀》虽然目标受众群明显低龄化很难形成大众爆款,但它的口碑却远比《沉香如屑》要好。究其原因,就是在仙侠剧套路满满的大框架下做了小步的腾挪,打破了N生N世虐恋设定,用身份互换来讲跨界别的爱恋,且仙侠世界架构能够自圆其说,并玩出一点新意。虽然它本质上还是一部为暑期档定制、借着仙侠设定撒糖搞笑、轻松养眼的甜剧,但至少说明,在仙侠剧陷入审美疲劳、靠过往招数已经无法重现辉煌的现状下,勇于丢弃现成套路,把力气花在创新和尊重观众上,才有可能触底反弹。

文/本报记者 杨文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