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电侠》幕前幕后麻烦事不断 华纳仍寄予厚望

百度云链接:https://pan.baidu.com/s/jjLcNL5rPYQy9RxTXWExfkQb

《闪电侠》幕前幕后麻烦事不断 华纳仍寄予厚望

闪电侠

北京时间6月7日消息,据外国媒体报道,华纳对DC新片《闪电侠》寄予厚望:据知情人士透露,这部2021年完成制作并计划于2023年在影院上映的超级英雄电影在早期试映中获得了极大的好评。鉴于DC影业在推出商业大片方面的不稳定记录,《闪电侠》的最初反馈意味着它可能是一部取悦观众的大片,这对公司来说不仅是一种解脱,也是在票房上取得成功的必要条件。

在超级英雄改编作品主要由异性恋演员组成的时代,《闪电侠》中担任主演的埃兹拉·米勒是一位非二元性别者和酷儿,让米勒来领衔一部吸引全年龄段观众的暑期档大片,感觉像是一个令人耳目一新的进步选择。

只有一个明显的问题:米勒似乎无法摆脱麻烦。最近几个月,该演员因骚扰、行为不检和交通违规多次被捕或拘留。前不久,一对夏威夷夫妇称米勒闯入他们的卧室并试图偷走他们的护照和钱包,随后对米勒提出了临时限制令。虽然限制令后来被撤销,但米勒的持续不当行为引发了人们对于自己所处环境的严重不安,以及对米勒健康状况的担忧。

两年前,米勒疑似在冰岛一家酒吧外掐着一名女性的脖子怒吼,视频曝光后在网上引发热议。对于一部预算为2亿美元的大片主演来说,这根本不是工作室想要的那种关注。

这些令人大跌眼镜的事件引发了媒体对华纳规划的猜测,《闪电侠》是巴里·艾伦的第一部独立电影,制片厂真的会用另一位演员代替米勒吗?他们是否会将这部电影放弃院线发行而转为线上的HBO Max,以试图限制可能伴随影院上映的负面宣传?还是华纳会按计划在2023年6月23日推出这部电影?

消息人士称,除非出现不可预料的事态发展,否则华纳将大步向前,计划为这部超级英雄电影提供全面的大片推广宣传待遇。因为完全放弃《闪电侠》的成本太高了,如果没有在影院上映,它可能无法产生盈利所需的收入。

对于不会引发强烈抵制的选项三,米勒需要表现出最佳状态,显然这是一个大问题,因为到目前为止,米勒一直受到一场又一场争议的困扰,让合作者持续担心演员的健康状态。

更复杂的是,前几天新闻报道称资深电影高管迈克尔·德·卢卡和帕梅拉·阿布迪将取代托比·艾默里奇担任华纳兄弟影业的主席。尽管在DC总裁沃尔特·滨田的任期内,漫改电影的质量有所提高,但制片厂的任何领导层变动都会使前管理体制的电影陷入困境。随着华纳兄弟探索公司首席执行官大卫·扎斯拉夫对成本的严格控制,像《闪电侠》这样的大片的营销支出仍然是一个问题。

北美院线联盟票房分析师杰夫·博克认为,华纳兄弟的发展方向有很多,选择正确的演员对于DC的未来至关重要。

由于争议围绕着米勒而不是电影本身,一些DC粉丝想知道剧版闪电侠饰演者格兰特·古斯汀是否会在电影中取代米勒。这是一种罕见的做法,过去曾在2017年的《金钱世界》和今年的《神奇动物3》中发生,前者由克里斯托弗·普拉默取代了丑闻缠身的凯文·史派西,后者由麦斯·米科尔森取代了和前妻打官司的约翰尼·德普。不过在《金钱世界》中,史派西只出演一个配角,而在《神奇动物3》中,德普只拍了一场戏,所以米科尔森不需要重拍很多镜头。

对于《闪电侠》,内部人士表示,如果不重新拍摄整部电影,就不可能取代米勒——米勒几乎出现在每一个场景中,并且目前还没有足够的数字技术来配置这种魔法,让其不回到原点。重拍整部电影对于任何一部电影来说都不是一个现实的提议,更不用说几个月前就完成制作并且已经花费数亿美元的大片了。

过去,那些陷入困境但没有从片单上被划出去的演员,都在宣传中被有效地隐藏了,片方希望公众不会注意到他们的缺席。去年在史蒂文·斯皮尔伯格的《西区故事》翻拍版中扮演男主角托尼的安塞尔·埃尔格特面临性侵指控,该片就采取了这种宣传方式,将注意力放在了女性演员上。同理,被控侵犯虐待的艾米·汉莫原本是迪士尼和20世纪电影《尼罗河上的惨案》的男主,事发后他没参与任何推广活动,戏份也被大幅度删减。

《闪电侠》的消息人士认为,米勒的存在感同样不强烈,尽管出演了《壁花少年》《蝙蝠侠大战超人:正义黎明》《正义联盟》以及三部《神奇动物》系列,米勒的一连串逮捕新闻已经迫使华纳淡化这位演员参与了4月在影院上映的《神奇动物3》。

类似于《尼罗河上的惨案》中的汉莫,米勒在《神奇动物》中扮演了几个主要角色之一,这意味着宣传工作并没有完全落在米勒肩上。然而《闪电侠》不能同理,虽然这部电影也有像本·阿弗莱克和迈克尔·基顿这样的大人物,但如果没有绝对主角米勒,工作室就无法有效地宣传一部高预算的大片。

然而,分析家指出,对于漫画英雄来说,角色本身往往比穿着制服的演员更重要。杰夫·博克称:“关于超级英雄的事情是,谁在面具下并不重要,你可以让不同演员扮演这些角色。”

虽然米勒扮演的闪电侠已经出现在几部DC电影中,但博克认为米勒还不是“闪电侠的代言人”。换句话说,“埃兹拉·米勒不是小罗伯特·唐尼之于钢铁侠”。

甚至在米勒因多起事件登上头条之前,《闪电侠》就已经饱受开发时间过长和多次停摆的困扰。自2014年宣布米勒出演该角色以来,包括赛斯·格雷厄姆-史密斯、瑞克·法穆易瓦、约翰·弗朗西斯·戴利&乔纳森·戈德斯坦在内的几位导演都曾因创作分歧而离开,《小丑回魂》导演安迪·穆斯切蒂于2019年加入并完成了这项工作。

那些幕后的糟糕事以及疫情,导致了该片多次上映日期的延迟,但工作室也不能无限期地推迟《闪电侠》,理论上,2023年暑期的新档期应该给华纳兄弟足够的时间来确定最佳行动方案。

在工作室看来,《闪电侠》不仅仅是一个标准的超级英雄起源故事,这部电影以巴里·艾伦回到过去以防止他母亲被谋杀开始,打开了DC多元宇宙,为其他宇宙的蝙蝠侠们与米勒的闪电侠的故事线重叠铺平了道路,也可能会激发潜在续集、衍生产品和组队合作。

《闪电侠》还为华纳提供了另一个可行的市场竞争者,以跟上迪士尼在商业上无与伦比的漫威电影宇宙的步伐。DC按计划将在今年及以后推出多部超英片,包括《雷霆沙赞2》《海王2》《黑亚当》《DC萌宠特遣队》,但像《闪电侠》这样涉及多元宇宙的电影让粉丝们尤为兴奋,尤其是在2018年的《蜘蛛侠:平行宇宙》成功向主流观众介绍了多元宇宙的概念之后——以及2021年的票房大片《蜘蛛侠:英雄无归》和今年刚上映不久的《奇异博士2》,证实了电影观众非常非常喜欢这个概念。

尽管米勒的行为肯定会迫使华纳将《闪电侠》当作一次性完成的项目,但它并不是一次性的冒险,华纳兄弟仍然对《闪电侠》充满热情,认为这部电影将是DC最强大的院线作品之一。

与此同时,负责将闪电侠带入电影视线的演员可能会危及这个系列的未来,这让工作室开始重新斟酌与米勒继续合作的意愿,但是大家有理由相信闪电侠这个角色可以继续活跃在大银幕上。

(孟卿)

相关文章